Menu

实施携号转网,还需要进一步的配套措施



C114讯
3月26日消息随着我国移动通信事业的飞速发展,手机号码越来越具有或者体现人身属性。囿于各种客观(各种APP注册、业务用联系方式)和主观等因素影响,携号转网成为部分用户的硬性需求。原定于2020年全面实施的携号转网被最高层提前到了2019年。最高层对携号转网寄予如此厚望,无非是给用户提供最大限度的自有选择权,并最大限度均衡通信行业发展,推动通信行业改革创新。然而,要保障用户能够切实享受到最高层赋予用户的自有选择权,监管层还需要配套相应的管制措施。

图片 1

一、迎难而上,监管层已经开打预防针

初春尚有寒意,携号转网成了这个春天的一个新话题。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工信部随即发布相关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电信运营商不得擅自增设办理条件、人为设置障碍,不得利用“携号转网”实施恶性竞争行为。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关于2019年信息通信行业行风建设暨纠风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其中特别提到,2019年的重点任务之一——全面开展携号转网工作。《指导意见》同时要求各相关单位,深化“携号转网”业务规范办理,不得擅自增设办理条件、人为设置障碍,不得利用“携号转网”实施恶性竞争行为。除了发布《指导意见》外,3月1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主持召开会议,部署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工作。此次“携号转网”部署会参会人员规格相当高,除了会议主持人外,工信部总工程师张峰出席会议,中国电信总经理柯瑞文、中国移动总经理李跃、中国联通副总经理买彦州、中国铁塔董事长佟吉禄参加会议。陈副部长在部署会上指出,一是要加强统筹协调,密切协同配合,完善工作方案,确定好时间表、路线图,形成工作合力,确保按时、高质完成;二是要建立健全管理制度,进一步规范市场和服务,维护公平公正市场秩序,保障用户合法权益,确保携号转网业务健康良性发展。

5G前夜,携号转网让个人用户市场在风暴中蓄势待发,三大运营商神经再度绷紧。对此,三大运营商均主动表示坚决落实,2019年将网速提升20%,资费最高降低30%。

相当知趣的三大运营商都表示,将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履行国有企业政治责任、经济责任和社会责任,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的统一安排,全力以赴抓好落实,确保如期完成“携号转网”工作任务,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通过指导文件、部署会议,监管层正在加大落实最高层的携号转网指示。虽然三大运营商的表态都相当积极,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讲,监管层也应该意识到了推进携号转网全面实施的难度。不管其中的困难有多大,携号转网的目标已经确定,而且必须完成目标。

对于即将全面到来的携号转网一事,最能挑动用户神经的资费问题成了运营商们留住用户最直接的手段。而除此之外,基站建设、内容体验等等因素缺一不可。

二、错综复杂,实施携号转网并非易事

图片 2

从2006年携号转网政策出台开始,到现在已经经过了12年。但由于技术储备、办理过程繁杂等多种因素,携号转网一直以来没能得到广泛推广,而且成效有限。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6月底,开展携号转网试点的五省共有超过45万用户办理了号码携带业务。其中,中国电信携入16.8万,携出6.6万;中国移动携入16.2万,携出25万;中国联通携入14.7万,携出16.1万。携入中国电信的用户最多,而中国移动的用户流失率最高。如果按照办理携号转网业务用户数量与当时的总体用户数据对比,我们可以得出业务办理率约为0.32%。应该说,这样的办理率还是非常低的。

中国移动或陷困兽之局

图片 3

随着携号转网的消息不断发酵,最揪心或许是中国移动。“携号转网来了,中国移动是不是要被‘打垮’了?”近期,坊间一直有这样的一个疑问。

2017年年中,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告称,自启动号码携带试验以来,试验总体进展顺利。但通过试验也反映出一些困难和问题。2018年1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宣布,天津、海南、江西、湖北、云南五省12月1日起,推出携号转网新业务受理流程,用户可发送短信进行携转资格查询。2018年11月22日,湖北省通信管理局宣布,本省将于2018年12月1日正式启用携号转网新流程。在新流程下,湖北省内将支持携号转网线上办理申请。用户可发送短信至携出方运营商,查询是否具备手机号转网资格,具备资格的用户将收到允许携号转网的“电子确认单”,用户凭此“电子确认单”可到手机号携入方运营商营业厅办理携号转网手续。然而尝鲜的体验者表示,即便是所谓携号转网“新流程”,也并未如宣传的那样省时省力。至于其中的原因,当然是运营商提前设定了各种“合法”的转网壁垒。

携号转网意味着今后用户可以在不用更换手机号码的前提下,自由地从当前运营商转用另一家运营商的服务。一旦大规模用户在各运营商之间来回跳跃,这对于每一家运营商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三、披荆斩棘,监管层还需要持续大刀阔斧

业界普遍认为,中国移动尤其将承受极大压力。

用脚投票是用户实施自由选择权的必然结果。然而,为了最大限度防止用户离网或者转网,运营商自然也会加大各种营销力度,通过筑牢离网壁垒最大限度稳定己方的存量用户。无论是签约优惠套餐、话费或者终端优惠协议返还,还是其他的类似固移捆绑等融合套路,都成为用户离网或者转网的最大障碍。另外,如何让携出和携入无缝衔接,这也是一个非常严肃而且现实的问题。否则携出之后,无法短时间内快速携入新运营商,用户必然处于空号状态,切身的通信利益必然受损。

从2G时代开始,中国移动凭借先发优势积累了大批移动通信用户,随后,这些用户陆陆续续开始将手机号码绑定银行卡、社保、网络账号等等。第一次申请的手机号很有可能成为了用户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这也是中国移动用户数远多于电信联通的重要原因。

运营商已经从增量获客经营向存量用户经营转型,使用各种措施稳定存量用户盘子,当然是运营商的基本思路和必然做法。然而,携号转网本来的目的之一就应该包括赋予用户用脚投票权利来倒逼运营商的服务提升和品质提升。如果运营商用各种限制措施变相剥夺了用户的自由选择权,实际上携号转网的意义就非常小了,甚至没有意义。用户办理携号转网过程中遇到的这些现实障碍,既有来自运营商的合法限制,也有用户无奈的就范。如何彻底打开用户自由携号转网的通道,需要监管层持续加大管控力度。监管层需要联合运营商建立优惠合约的最长时限限制,建立优惠合约退出机制,建立业务捆绑拆机制度和流程,既要保护用户的选择权,又要合理维护运营商的合法权益。

虽然在随后的3G时代,中国移动由于TD-SCDMA制式原因损失了不少用户,以及在4G布局时,也没下好手中的棋子,但凭借着2G时代的存量用户基础,目前三大运营商中,中国移动的用户数量仍然最多。

改革或者变动都意味着要触动不同利益群体的“奶酪”。携号转网自然也不会例外。在携号转网中,运营商既是攻取方也是守擂方。其中的用户实际上就成为了运营商游戏的棋子,除了任人摆布之外,自己的命运实际上面临着无法主导的困境。无论是通过携号转网倒逼运营商的品质提升,还是通过携号转网赋予用户自由选择权,都不应该成为口号。这里面,监管层需要做的工作还非常多。毕竟试点了十几年的工作,现在看来效果还是非常不理想。未来会不会仍然停留下过往的教训中,现在看来监管层需要主动作为!(杜建民为C114特约作者)

图片 4

{“type”:2,”value”:”

多到哪种程度呢?在移动电话用户方面,截至2019年1月底,中国移动有9.27亿用户,中国联通有3.18亿用户,中国电信则有3.07亿用户。后两者加起来总数还不如中国移动多。

一直以来,携号转网都是空中楼阁。早在2010年,“携号转网”就开始在天津和海南试点,后扩展到江西、湖北和云南。据中国信通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
年12月底,累计携号转网用户仅167万人次。因此长时间以来用户积累的期盼,将有可能在今年年底爆发。而一旦爆发,对中国移动的威胁是最大的。

一方面,眼前资费高、套餐不够灵活等问题摆在中国移动面前,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则是早早地利用互联网套餐、宽带套餐等办法拉拢用户。另一方面,工信部公布的数据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一趋势。

据工信部2016年6月底的统计数据显示,开展“携号转网”试点的五省共有超过45万用户使用了号码携带服务。其中,中国电信携入16.8万,携出6.6万。中国移动携入16.2万,携出25万。中国联通携入14.7万,携出16.1万。转入中国电信网络的用户最多,而中国移动的用户流失率最高。

据了解,为了避免用户的大量流失,中国移动降低资费标准,重新开启8元最低资费。此外为了吸引新的用户,移动还推出五花八门的“优惠”套餐,甚至还会免费送老用户宽带。

资费非首要因素,5G服务或是重点

“携号转网”确切的落地时间和具体规则目前尚不清楚,理论上来说,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是张开怀抱等待移动用户的到来。尤其是联通,其在移动通信套餐上,率先与各家互联网公司强强联合推出定制套餐卡,自有的“冰淇淋”等无限流量套餐也吸引了不少年轻用户。

但通过低资费套来的用户,其实忠诚度是很低的,联通就面临用户“大进大出”的现象。尤其是在工信部的敦促之下,三大运营商都在开展提速降费活动。特别是今年,提速降费再加码,运营商要让利1800亿元给消费者。

因此,影响用户最终选择的因素,并不仅仅是资费。资费后面是各大运营商提供的移动通信服务,简单来讲,通话信号、网络速度、客服服务、客户关怀、购机福利等等都在影响着用户的实际综合体验。

眼下恰逢一个关键点,5G的商用。而“携号转网”的全面落地,不仅意味着用户有了自主选择权,也宣布三大运营商将站在同一水平的擂台上赤膊相争。5G
基站的建立与改造、网络测试的进度、与通信设备厂商和终端厂商的合作、当地政府的支持等等都将是影响运营商们最终交出答卷的因素所在。

现在,各大运营商都在与时间赛跑:上个月,中国电信就发出了首张象征意义的5G
SIM卡,并在全国各地积极推进4K视频直播等5G应用;联通宣布已完成了5G试点区域一期部署及测试;上海移动则与华为推出了虹桥火车站启动5G覆盖的建设计划。

随着5G的到来,我们的手机号码可能会被赋予更多的服务与含义。三大运营商5G商用时间都在2020年,与“携号转网”全面落地的时间恰好重合。未来,用户用来判断是否转网的标准,将会有很大变化。

变量5G,谁家5G建的好谁的优势就大

目前,三大运营商在5G方面的部署可谓快马加鞭。

中国移动在今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宣布,同步推进5G
NSA和SA发展,2019年启动NSA规模部署,同时加速推进SA端到端产业成熟,实现SA为基础的目标网。在去年
12月的5G创新合作峰会上,中国移动则宣布将在17个城市启动5G规模试验和示范。

同在MWC
2019上,中国联通也正式宣布2019年将进行5G业务规模示范应用及试商用,计划于2020年正式商用。具体来看,今年将有16个城市同时进行5G网络的搭建,第二季度预计启动5G终端NSA试商用,并发布5G新型终端,等到今年第四季度5G商用终端将大规模上市。

而中国电信的5G步伐迈得更大,早在去年中国电信就发布了5G技术白皮书,并表示将优先选择SA组网方式,通过核心网互操作实现4G/5G网络协同。今年1月份,中国电信完成首个基于虚拟机容器技术的5G
SA核心网功能测试;计划于近期推出超过1200台5G终端进行测试,为即将商用做准备。

如今,携号转网在今年年底将全面落实这一信号的释放,使得三大运营商被放在同一水平的竞技擂台上。或许之前的存量用户、资费优势、服务优势都是各家的王牌,但如今再加上一个5G网络,用户对于运营商的态度又将有新的变化。所以,未来的格局会有何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